上海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夏商西周

惶惶出逃路慈禧太后狼狽出逃被餓得嚎嚎大哭

发表于:2019-11-11 16:28:14 来源:上海历史网

惶惶出逃路:慈禧太后狼狈出逃被饿得嚎嚎大哭

惶惶逃亡路之一:给慈禧太后找不来一碗绿豆汤

8月14日晚,八国联军突破北京外围防线进入北京城内那天正赶上宫内祭祀日,是日夜晚,皇上正在拈香,洋兵已经进城,宫里全然不知听到枪弹啾啾地叫,慈禧太后还以为是鸟叫,后来才觉着不对劲,夜间哪来鸟叫

突然,李莲英跪在帘子外奏报道:“老佛爷,洋兵已经进城了,该躲避躲避啦”慈禧太后慌忙起身,急问:“皇上在哪儿?皇上在哪儿?赶紧通报皇上,麻溜点儿过来”

太后可没有忘记皇上——皇帝丢了,慈禧太后的命数也可能就到头了听到慈禧的召唤,光绪头戴着红缨帽子,身着补服赶过来慈禧说:“瞧你这身装束打扮,哪儿能走得出?”皇上边走边脱穿戴,把朝珠缨帽、外褂都扔了,随手抓到一件长袍穿上太后叫来小太监给她梳头,换上普通人的穿戴,尽量往乡里人模样打扮

8月15日凌晨,忙活了大半夜,慈禧太后带着皇上,大步小步地一路踉跄,赶到了后门外等候在后门外的当值步兵统领善耆,早已备下一乘骡车太后和皇上急忙上车,向德胜门方向跑去善耆骑着马带着兵勇,跟随在后头保驾前行

络配图

宫内和宫外的高官贵胄们,跟着太后和皇上风风火火赶到德胜门外,聚集起约摸有几千人,众人惟恐洋兵追赶,不敢停留,拼命狂奔,连夜逃到昌平州两宫仓皇出宫,先期没下廷旨,銮驾到达昌平城下,守城官员坚闭城门,不断鸣枪警示两宫不得已,绕城而过,继续赶路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在众多扈驾人员簇拥下,走上了逃亡之路在这危急时刻,肃亲王善耆,被授封

“御前行走”,扈从逃亡

善耆撇下病榻上的老母,没有和娇妻告别,默念着硝烟中倾倒的肃王府的宫室

,心中充满辛酸和忧伤,暗暗骂道:“真是‘乱世多孽子’,大清朝的孽子们把朝廷弄成这般模样,将来有何脸面去见太祖、太宗?”

清晨,天降大雨出逃的人流闯到贯市,善耆向当地一位老人讨来一张面饼和一盘炒青菜,太后和皇上分着吃了,其他人都饿着肚子

慈禧太后对善耆说:“最好给老婆子和皇上一个人上一碗绿豆汤,有点儿稀的喝就好了”

善耆努力了,但没能完成圣命过居庸关时,太后和皇上各自喝了半碗凉水,太后和皇上昔日的威风完全随风飘散,体面丧尽

善耆心里头很焦急,他想竭尽臣子的职责,不能让太后和皇上挨饿善耆急中生智,他找来延庆知州秦奎良,让他给怀来县下一道“急牒”,叫怀来县务必为两宫备办好吃食,备办满汉全席一桌

怀来知县吴永面对知州秦奎良发送来的急牒,心中难免有些犯嘀咕他估计两宫圣驾肯定夜宿在岔道,离怀来县境仅有50里路程,一天后抵达怀来

惶惶逃亡路之二:慈禧太后的哀哭

络配图

在24小时内,叫他备办满汉全席一桌,比登天揽月还难衙内有人劝吴永弃官逃避,硬着头皮置办,也捞不到一个“好”来,一旦圣上怪罪下来,岂不自讨罪遭经过再三思量,吴永力排众议,认为自己吃朝廷俸禄,天子遇难不能逃避,是祸是福,听天由命

岔道离怀来所属的榆林堡,仅仅25里,由榆林堡到怀来,又是一个25里,预计17日銮驾必当启跸第一站就是榆林堡,向来大差过境,都在榆林堡迎驾,给圣上预备茶点打尖

吴永准备星夜出城去榆林堡迎驾,但是,当夜没能成行怀来县城中男女老少多数习练拳法,四座城门门洞已经被义和团拳民封死,并有坛主率领拳民把守,没有坛主的许可,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

吴永带领三名兵勇来到城门口,义和团坛主问:“出城干什么去?”

“去榆林堡接皇太后、皇上圣驾”

“他们也配称什么皇太后、皇上?没有见到洋毛子就出逃,什么鸟……”

“皇上巡幸,怎么能说是出逃呢?”

“你这个二毛子,我宰了你”

面对这个态度强硬的坛主,吴永只得暂时回到衙内第二天清晨,吴永率马勇8人,来到西门闯关,对坛主说:“今天除非杀了我,不然我一定去迎圣驾你们也别忘了,咱们都是大清朝廷的臣民”

没等守门坛主反应过来,吴永率领马勇,快马加鞭冲出西门,向榆林堡飞奔而去忽然间,大雨滂沱,雨水连天吴永想起一句民间熟语“虎行风,龙行雨”,天子出行,果真下起瓢泼大雨,实在灵验

吴永冒着倾盆大雨赶到榆林堡驿所,找到一名管驿人吴永命管驿人和随从人员为两宫准备粥饭大约过一个时辰,雨停了,粥熬好了前面过来一乘驮轿,轿前有前导一骑前骑高声问道:“来人可是怀来县吗?”

“是”

“这是军机赵大人”前骑指着驮轿说

赵大人撩开轿帘问:“怀来县,准备好馆舍没有?”

“回禀大人,馆舍预备好了,怕不能令圣上满意”

蓦然,善耆也乘马赶到,在马上说:“吴永,皇太后乘延庆州肩舆,随后驮轿4乘,皇上和伦贝子共一乘,再后是皇后,再次是大阿哥,再次是总管太监李莲英,各坐一乘接驾报名时,等肩轿和第一乘驮轿过后,你就可以起立,不用再跪了”

络配图

善耆和吴永是旧知故识,善耆说:“洋兵打入京城,势不能不走避两宫已经饥寒两个日夜了,你务必设法让两宫暂得安歇,能吃上一顿饱饭御驾随后就到”

二人寒暄几句,导骑已经到了跟前前骑传呼:“御驾到”4人抬蓝呢大轿到,吴永跪唱:“怀来县知县,臣吴永跪接皇太后圣驾”跟着是一驮轿到,见其中对坐二人,知县又高唱:“怀来县知县,臣吴永跪接皇上圣驾”

在泥水中跪拜报名完毕后,圣驾进入驿馆吴永呆呆地坐在门外上马石墩上候命

李莲英急促走出门外,傲然大声呼叫:“谁是怀来县知县?太后叫起,随我来”吴永跟着太监进入院中,到正房门外,跪拜奏报,听到太后“进来吧”的口谕,吴永进入正房,只见慈禧太后布衣椎髻,端坐在右椅上

吴永免冠叩首,跪报履历

太后问:“这儿离县城多远?”

“25里”

“备办好吃食了吗?”

“已经备好”

“好,有预备就好”

慈禧太后说到这里,突然放声大哭,哭声凄楚,哀哀切切太后一边哭,一边数叨:“老婆子和皇上连日走了百里开外,竟不见一个百姓,官吏也没影了今儿个来到怀来县,你能不避风雨前来迎驾,可称得上是我大清朝的忠臣没曾想大局坏到如此地步,你能不失礼数前来接驾这是本朝江山气数没尽,大清还有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四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发烧39度怎么办

儿童发烧怎么办

早期痴呆吃什么药好

云南生物谷药物代表
下壁的心梗怎么治疗
冠心病支架后的饮食